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乃庆的博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日志

 
 
关于我

李乃庆,大学文化,中国作协会员,文博副研究员,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理事,。1981年以来,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学术著作400多万字.出版有长篇科幻小说《人类灭亡》、时政小说《无路之路》《史官》《博物馆馆长》历史小说《秦楚情仇》《符氏三皇后》,短篇小说集《梦见了太阳》。在《中原文物》《中国文物报》等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出版学术专著有《太昊陵》、《淮阳历史文化研考》、《国家湿地公园——淮阳龙湖》等5部。邮箱:thllnq5689@126.com。

《秦楚情仇》(下卷)  

2013-04-07 22:3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楚情仇》上卷(28章)已发表于2012年12月《小说月报长篇专号》,下卷(31章)于2013年1月杀青,3月份改定,今发第三十一章。

 

《秦楚情仇》

(下卷目录)

第二十九章  项梁隐居…………………………………………………………

第三十章   张良寻君…………………………………………………………

第三十一章  秦王称帝…………………………………………………………

第三十二章  收兵弱民…………………………………………………………

第三十三章  不期而遇…………………………………………………………

第三十四章  重逢淮阳…………………………………………………………

第三十五章  始皇东巡…………………………………………………………

第三十六章  张良刺秦…………………………………………………………

第三十七章  圯桥三试…………………………………………………………

第三十八章  内忧外患…………………………………………………………

第三十九章  千古一宴…………………………………………………………

第四十章    成仙之梦…………………………………………………………

第四十一章  绝命巡游…………………………………………………………

第四十二章  胡亥胡亥…………………………………………………………

第四十三章  徭役楚地…………………………………………………………

第四十四章  斩木为兵…………………………………………………………

第四十五章  群雄奋起…………………………………………………………

第四十六章  陈城点兵…………………………………………………………

第四十七章  龙虎相争…………………………………………………………

第四十八章  西进受挫…………………………………………………………
第四十九章  千古遗恨…………………………………………………………
第五十章    天下纷纭…………………………………………………………

第五十一章 群雄聚首…………………………………………………………

第五十二章 张良梦圆…………………………………………………………

第五十三章  项梁兵败…………………………………………………………

第五十四章  秦军围赵…………………………………………………………

第五十五章  项羽北上…………………………………………………………

第五十六章  刘邦西进…………………………………………………………

第五十七章  李斯受刑…………………………………………………………

第五十八章  章邯降楚…………………………………………………………

第五十九章  秦朝灭亡…………………………………………………………

篇 外 语       ……………………………………………………………………

第三十一章 秦王称帝

 

王翦、蒙武率军渡过江水,杀死昌平君后,于秦王政二十五年,追剿项梁残部,而后攻打百越之地。仅一年时间,百越之地几乎全部归属秦国,整个楚国被划郡而治:江水东、西原楚国旧都一带,水泽众多设九江郡,治所在寿春。九江郡的东部和北部设泗水郡,领相县、萧县、彭城、留县、沛县、傅阳、铚县、竹县、符离、蕲县、取虑、僮县、徐县、下相、城父、戚县十六县。原来的吴、越两国之地设会稽郡。

看到楚国这一雄踞东方的大国不到两年时间就被秦国全部占领,齐王田建这才感到齐国的危机:韩、魏、赵、燕、楚已灭,秦王嬴政会让齐国存在下去?王翦六十万大军平定了百越,下一步岂不是齐国?过去,齐王田建只听相国后胜的话,认为齐、秦交好几十年,与秦国结有盟约,秦不仅不会犯齐,一旦齐国受到其他国侵犯,秦国还会帮助齐国。所以,既不与他国往来,也不与他国结盟。直到楚国危机,田轸前来劝他与楚国合纵抗秦,他依然相信秦国,而不相信儿子。他哪里知道后胜早已被秦国重金收买,后胜身在齐而心在秦。当他意识到秦国下一步就要攻伐齐国了,才不得不慌忙将军队集结到西部,以抵御王翦挥师攻齐。

齐王田建的一举一动,秦王嬴政了如指掌,但他并没有立即进攻齐国。不仅如此,反而以与齐国交好为由,又派陈驰为使者,前往齐国。齐王田建看到楚国灭亡,正如惊弓之鸟,得知秦国在这个时候派使者来,意识到秦国要对齐国下手了,极为震惊,拒绝陈驰入境。

秦王嬴政得知齐王田建拒绝他派去的使者,不仅不怒,反而大笑不止:我嬴政正找不到进攻你齐国的理由,这样一来,你齐王田建给我了。

就在秦王嬴政要进攻齐国的时候,远在东北辽东的王翦的儿子王贲和蒙武的儿子蒙恬飞书捷报送到咸阳:燕王喜被活捉,代王嘉自杀!秦王嬴政看到捷报,“哈哈哈”大笑三声,立即赐王贲手令说:将军一出兵,就荡平了燕、代两国,横扫两千余里,与你父亲王翦将军的功劳不相上下。但是,齐国在,秦国的一统江山就像人缺了一条臂膀。如今齐国兵守西界,准备与秦军为敌。你从燕到齐,是回师的顺路,愿将军奋其余威,攻其不备,一鼓灭齐。

原来,燕国国王的太子丹因为派荆轲、秦舞阳以献督亢之地图和秦将樊於期首级之名刺杀秦王事败,燕王喜和太子丹逃亡到了辽东。燕王喜虽然为保命斩太子丹之首献给秦王嬴政,但他依然害怕嬴政,一直藏身辽东。秦王政十九年王翦率大军破赵后,赵公子嘉率其宗族几百人逃到赵地代郡,立为代王,并联合燕王喜抵抗秦军。王贲活捉燕王喜后,回师转攻代郡。代王嘉见王贲来势凶猛,无力抵抗,自杀。这二人一直是秦王嬴政的心病,听到这一消息,岂有不惊喜之理?

王贲因为父亲灭了楚国,为秦国立了大功,举国喝彩,秦王对他敬佩之至,尊其为师,王贲正想像父亲一样为秦国立下战功,名扬天下,见秦王拜他为大将,立即领兵由原燕国南部挥师南下,兵过历下,直犯齐都临淄。齐军士气本不旺盛,对秦军突然从北部攻来,更是措手不及。王贲所过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

齐王田建即位四十多年,不受兵戈,士兵久不操练,全无战斗防守能力。当听到秦军攻到临淄的消息后,才后悔没有听信儿子田轸劝他和楚国联手抗秦的忠言。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

大夫即墨听说王贲、蒙恬率兵攻到都城,劝其兴兵抗秦。相国后胜因受秦厚贿,则劝齐王说:“现在六国已经被秦灭掉五国,论疆土、兵力我们都不如楚国,楚国抵抗尚不能胜,凭我们的兵力,怎么可以胜秦呢?不如向秦王讲个条件,求一片封地,保住性命和家人,投降秦国。”

后胜这样劝谏齐王田建,正是秦国所授意。于是,秦王嬴政又再次派陈驰为使者,面见齐王田建说:“我大王念你四十年来对秦的恭顺,免去死罪,可与妻子迁往秦国。如果投降可在秦国给五百里的封地。”

齐王田建想到楚国如此强大,抵抗两年也最终灭国,而齐国朝无贤臣,野无精兵,人心涣散,怎么能抵御得了?况且秦王又如此善待他,就听信陈驰的话,不战而降,随陈驰西入秦国。

不料,陈驰却按秦王嬴政的旨意,不仅没有给他封地,也不再让他西进,当他走到原卫国的共城时,让他住在城边一个只有茅屋数间、四围松柏森森、无人居住的偏僻之处。齐王田建上下也带了几十口人,这几十人挤在几间破旧的茅草屋居住不说,且一天只供给一斗粟。不仅不能吃饱,夜间也没有衣被,饥寒交加。齐王田建想到做齐王时的富贵,看到今日成为亡国贱俘,受此饥寒,生死难测,不数日抑郁而死,从人全部逃走。

齐人听到这一消息,怨恨他不早与诸侯合纵攻秦,听从奸臣之言,以致亡国,编了一首歌讥刺他道:
 
松耶柏耶?
住建共者客耶?
 
王翦得知王贲、蒙恬攻克齐国,想到自己不仅攻下楚国,又平定了百越,南越已不是他和秦王约定的范围,承诺秦王的事早已完成,于是,飞书咸阳,请求撤兵回师。秦王嬴政看了王翦的书信,想到有约在前,答应了王翦的请求,回书道:将军如约平定强楚,功莫大焉,当班师回京受封。

秦王政二十六年春,王翦、蒙武从楚地,王贲、蒙恬从齐地,一左一右,浩浩荡荡,班师回咸阳。到了咸阳东面的灞上,两军不期而遇,全军上下,欢呼一片。王翦望着儿子王贲,像出征伐楚时一样,忽然率众再次唱起《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秦王嬴政像当初送王翦、蒙武至灞上一样,驾着御乘,亲率大臣,到灞上迎接。随秦王嬴政到灞上迎接的不仅有左丞相隗状、右丞相王绾、国尉尉缭、廷尉李斯,还有三个王翦不认识的。王翦想,既然随秦王嬴政来迎接,一定有来头。秦王嬴政看到王翦对这三个人有着疑问的目光,马上介绍说:“这两年将军不在咸阳,宫中又有三位智勇之士投靠到本王的麾下,这位是大将军冯去疾,这位是大将军冯去疾的儿子、御史大夫冯劫。这位是中车府令赵高。

冯去疾、冯劫、赵高忙跨前一步对王翦施礼说:“祝贺王将军、蒙将军完胜楚国,班师回京!”

王翦“哈哈”一笑:“我也贺你们入秦为官,辅佐大王。”

蒙武虽然没有王翦想的那么多,也答谢说:“同贺、同贺。”

王翦经过询问才知道:冯去疾是原来韩国冯亭的儿子。秦昭王四十五年,秦国白起伐韩,攻取韩国的野王,上党与韩国本土的道路被断绝。韩国派阳城君到秦国谢罪,割上党之地请和。另一方面派遣韩阳,通知上党郡守靳黈撤离上党,靳黈不肯,韩桓惠王派冯亭接替他的位置。冯亭到达上党一个月后,与其官吏们说:上党与韩国联络的道路已经中断了,秦国的军队每天在逼进,我国不能应付,不如将上党送给赵国。赵国接受了我们,秦国一定会进攻赵国。赵国被秦国攻击,必定会与韩国亲近。这样,韩、赵两国联手,一定可以对抗秦国。长平之战由此引起。后来冯亭也战死在长平冯亭战死后,其宗族分散,有的留在上党潞县,有的留在赵国,并发展繁衍下去。王翦没有想到他的后裔现在也成了秦国的大将。赵高十年前来到秦国,他只知道赵高写一手好字,喜欢阿谀奉迎,没想到现在成了中车府令

两军回到咸阳城,只见万民集结,载歌载舞,欢声雷动。

没几日,秦王嬴政召大臣进宫,廷议为王翦、王贲父子等有功之臣举行封侯授爵仪式。秦王嬴政说:“今秦灭六国,天下一统。六国中,王将军父子率兵灭五国。过去秦国非王族不能封侯,商鞅变法后,虽然有所改变,也没有几个非王族人得以封侯者。王将军父子为秦国立下如此大功,若不得封侯,神人不服。”

大臣们听了,纷纷议论说:“是啊是啊,王将军为秦国出生入死,按军功应该封侯。”

秦王嬴政见大臣们如是说,很为高兴,说:“诸位想想,封什么侯为好呢?”

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右丞相隗状、左丞相王绾相互看了看,也没说出什么。大将军冯去疾、廷尉李斯相互看看,也没说出什么来。李斯记取定名颍川郡和淮阳郡的教训,从不再轻易说话。冯去疾的儿子冯劫想说什么,冯去疾斜了他一眼,冯劫立即住了口。冯劫的这一动作让秦王嬴政看到了,说:“今天本王高兴,御史大夫冯劫想说什么尽管说。”

冯劫偷觑父亲一眼,见父亲没有表情,笑笑说:“我还没想好。”

秦王嬴政见大臣们都没说个所以然,就说:“既然都不说,我就说了,那就封王翦将军为武成侯,王贲为通武侯。王贲之子王离虽然还年轻,念及其祖父、父亲的功劳,也封侯吧,为武城侯。”

隗状、王绾、尉缭、李斯等齐声叫好,并向王翦、王贲、王离祝贺。王贲、王离施礼答谢。王翦开始听到嬴政要封侯于他,心里激动了好一阵:嬴政去频阳请他复出攻打楚国时,自己还埋怨不得封侯,现在居然就封侯了。当嬴政真正封他为武成侯后虽然也表示了谢意,但他看看左右丞相隗状、王绾大将军冯去疾、御史大夫冯劫,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隗状、王绾何功于秦?居然都做了丞相?昌平君做右丞相的时候,隗状是左丞相,不见有何功德,如依然做右丞相。王绾也不见有何功德,今日也做了左丞相。冯去疾、冯劫父子何功于秦?都成了大将军、御史大夫?冯亭爱他的韩国,人品值得称赞,这与冯去疾、冯劫父子何干?很快就做了大将军、御史大夫辅佐国政?尤其是看到赵高,心里更气:十年前才来到秦国,仅仅是与他嬴政同生于赵国,就因为写一手好字,修习一些刑律狱法,得到秦王的赏识,仅此就任了中车府令,执掌秦王乘舆,兼行符玺令事,自由进出宫廷,左右一方?就因为是赵姬的表兄,善大篆?我王翦为秦国征战一生,从没打过败仗,仅廷议攻楚就差点送命。如果不是攻下楚国,我王翦会是什么结局?你嬴政求我,是让我替你打仗卖命,现在,六国灭了,日后还会重用吗?如今老了,依然是个将军,有这个武成侯的虚名何用呢?我过去只历数自己的胜仗,怎么没有想到什么是自己的败仗呢?百战百胜却不能辅秦,建立德政,以巩固国家根基,名垂青史,难道不是自己的败仗?这一败抵过百胜啊!秦王嬴政喜怒无常,一旦再有冒犯之处,是不是和白起一样不得善终也很难说。白起打了那么多胜仗,也只是大良造,没能封侯。比起他,应该知足了,不如趁这个时候请退。于是,笑着说:

“大王,楚国归秦了,该让我回频阳了吧?”

秦王嬴政听了,不由一惊:“王将军何出此言?”

王翦说:“这是在频阳时我们的约定呀。”

秦王嬴政不解地望着他:“你是不是认为我只给你封侯了,没有兑现赠你的良田美宅?”

王翦立即诚惶诚恐地说:“大王过虑了。我是按我们君臣的约定,才这样说……”

秦王嬴政说:“我们之所以有那个约定,是为了请将军复出。如今天下初定,将军怎么能离去呢?”

王翦颔首说:“王翦老矣,不能给大王征战了,请大王让我回频阳老家吧。”

秦王嬴政见他主意已决,只得答应了他的请求,并按答应赠给的田产美宅,如数相赠。

秦王嬴政虽然答应了王翦的请求,只是破坏了他今天的情绪,想要廷议的几件大事,因为心情不好,不得不停了下来。

庆功封侯一开始,蒙武想,自己虽然没有王翦的功大,也战功赫赫,也应该封侯,等到最后见没有自己的事,不由黯然神伤。正欲向嬴政表露心迹,见王翦提出隐退还乡,立即有所醒悟。想到自己也已年高,蒙恬、蒙毅都在咸阳,恐怕自己要求封侯引起他的不满,对两个儿子不利,也提出告老返乡。秦王嬴政没有意识到蒙武的不悦,想到既然答应了王翦,也不得不答应蒙武。

为了表达对王翦、蒙武的恩宠,秦王嬴政用自己的辒车亲自把王翦送至频阳。又派人把蒙武送到齐国老家。

秦王嬴政论军功封侯授爵,把王翦、蒙武送回老家后,一日也不休息,第二天又把大臣们召进宫中。尽管连日不停地庆功、封侯、廷议,都很累,大臣们进了宫,依然喜笑颜开。秦王嬴政知道大臣们为什么这样开心,却明知故问地说:“诸位合不拢嘴,何以至此?”

大臣们笑道:“如今天下就一个秦国了,作为大臣,哪有比这更值得高兴地事啊?”

隗状、王绾、李斯异口同声说:“大王,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嬴政忽然皱了一下眉,把头扭到了一边,神情极为不悦。隗状、王绾、李斯相互对视了一下,不知道秦王为什么不高兴,又说:“大王,你做了我们二十六年的大王了啊,天下人听到大王之名,无不心生敬畏……”

秦王嬴政摆摆手,打断他们的话说:“过去各国都称王号,有说不清的王,我这个王和他们那个王一样吗?”

众臣愣了一下,忙说:“不一样。”

秦王嬴政说:“我再称王,不是和他们一样了吗?”

隗状、王绾、李斯又一次面面相觑。冯去疾、冯劫父子也相互看了看。尉缭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也扫了他们一眼,最后把目光停在嬴政的身上。

秦王嬴政挺了挺胸说:“如今六国归秦,天下一统,已经不是昔日的天下纷争的时候了,我感到其名不尊,今天也要改一改。

秦王嬴政这么一说,大臣们这才知道嬴政这么急召大臣们进宫的意思,和刚才为什么突然不高兴。但不由都面露难色:改称什么?说的不如他意,岂不自取其辱?李斯记得嬴政曾经和自己在议论攻楚的时候表露过这方面的意思,为讨得他的欢欣,说:

“昔日昭王在位时曾和齐湣王有东西二帝之议,大王今天改称帝如何?

秦王嬴政想了想说:“称帝比称王好多了,只是这名字前人已经用过……难道我和昭王、齐湣王一样吗?再说了,以帝为号,不足以传后世,威四夷。

大臣们听了,更是坐立不安,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嬴政见大臣们不语,忽然想到了什么说:“二十四年攻打淮阳的时候,我去了淮阳,那里有三皇之首太昊伏羲氏的陵墓,我去祭拜过,十分灵验,太昊伏羲氏就是出生在我们秦国……”

王绾立即激动起来,说:“大王称皇如何?”

李斯忙说:“我曾经听大王自豪地说,三皇之首太昊伏羲氏生于我们秦地,是他首先一统天下。先王欲称帝,是五帝的帝,却没有统一天下。而三皇五帝的时候疆域并没有今天大王的疆域大,且三皇比五帝更早,称皇为好。”

秦王嬴政听李斯这么一说,高兴起来,忙问道:“三皇都是哪三皇?”

李斯忙回答说:“三皇之说其说不一,一说天皇、地皇、人皇,一说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一说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女娲氏……”

没等他说完,嬴政“哈哈”一笑:“我明白了。五帝呢?都是有五哪帝?”

李斯急忙说:“五帝也有几种说法,一说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一说庖牺、神农、黄帝、尧、舜,一说太昊、炎帝、黄帝、少昊、颛顼,一说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尧,又说少昊、颛顼、帝喾、尧、舜。虽说法不一,但比较一致的是:三皇即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五帝即少昊、颛顼、帝喾、尧、舜。

秦王嬴政又是一笑,问道:“三皇的功德都是什么?”

李斯感到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又不得不回答,笑了笑说:“简单地说:伏羲一统天下,画八卦混沌初开;神农氏尝百草艺五谷;轩辕氏制衣冠、建造舟车、定算数;少昊帝善于治水与农耕;颛顼帝抚慰万民、开垦田地;帝喾帝顺天之义,知民之急;尧帝仁慈爱民,治理有方;舜帝分天下为十二州,善识人用人。

嬴政大笑着,终于把埋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嬴政横扫六合,天下最大,比三皇五帝如何?”

李斯立即会意地大笑说:“德过三皇,功高五帝。”

御史大夫冯劫说:秦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功绩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也。既然三皇中有天皇地皇人皇,人皇最贵,大王不如称‘泰皇’。”

秦王嬴政听了,沉默半天,无语。

丞相王绾见秦王不满意,说:“‘皇’有‘大’的意思,人们对神明的祖先和其他一些神明,都习惯称‘皇’,大王不如称‘皇’。”

秦王嬴政望着王绾,依然沉默半天无语。

李斯急忙说:“‘帝’是上古人们想象中的主宰万物的最高天神。我认为称‘帝’为好。”

秦王嬴政忽然挺起胸膛,正色道:“我取三皇之‘皇’,五帝之‘帝’,称号‘皇帝’如何?”

众臣一听,无不惊愕,短时间的沉静后,齐声叫道:“好,好,太好了!”

于是,秦王嬴政为自己定下了君号:皇帝。

定下帝号,大臣们都松了一口气。正想着歇息下来,嬴政忽然又说:“皇帝是下臣对君王的称呼,我自己称自己为什么呢?总不能也称皇帝吧?”

众臣笑起来:“有何不可?过去各国君王不都是自称‘本王’吗?”

秦王嬴政也笑了,说:“既然称号变了,一切都得变,自称也变。我想,我自称‘朕’,臣下对我称‘陛下’。”

众臣听了齐声应诺。

秦王嬴政接着又说,以后凡皇帝的命令叫做 皇帝的意旨叫圣旨,皇帝的大印称为“玺”,须以玉石雕刻。同时又规定:自己死后皇位传给子孙时,后继者沿称二世皇帝、三世皇帝,以至万世。嬴政说罢,立即下令召良工琢和氏璧为传国玉玺,上镂: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众臣听了皆俯首称是。

大臣们连续数日跽跪议事,都腰酸背痛,本以为定下皇帝君号,秦始皇要让大家好好清闲一阵,歇息几日,没想到秦始皇第二天又召大臣们进宫。大臣们心里说:皇帝啊,你席地而坐,我们都是跽跪,好难受啊!他们虽然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但谁也不敢表现出不悦:皇帝尚不歇息,为臣的怎么可以歇息?  

见大臣们到齐,秦始皇依然兴致很高地说:“削平群雄,天下归秦,这才是第一步,以后如何治理更是大事,所以,朕一日也不敢懈怠!”

大臣们听了无不称赞说:“陛下德过三皇,功高五帝,臣下愿唯命是从。”

秦始皇听着大臣们改过来的称呼,内心窃喜。他扫视群臣一眼,说:周武王统一天下时,分封诸侯,实行分茅之制,今朕统一天下,尚可行乎?

群臣都马上说:燕、齐、楚距咸阳遥远,若不置王,天长日久,恐难以镇之。可行。

李斯反对说:周武王灭商后分封同姓和功臣为诸侯,封国数百,各诸侯国虽对天子按期朝贡和提供军赋﹑力役,但对内拥有统治权,君位世袭。后来,诸侯权势益重,亲缘远化,皇纲失统,致诸侯纷争,互为仇敌,战乱不止今陛下统一海内,皆为郡县,虽有功臣,厚其禄俸,无尺土一民之擅,绝兵革之源,岂非久安长治之术哉?

秦始皇问他道:“你是说不再分封,改诸侯为郡县?”

李斯忙说:“臣下正是这个意思。我曾经说过,县为楚国所设,郡为秦国所置。楚国的县大于秦国的郡。今陛下不妨来个颠倒,郡下设县,郡设;郡守掌治其郡;郡尉辅佐郡守,并典兵事;郡监司监察。县,万户以上者设,万户以下者设县令、长领有、尉。县令、长掌治其县,县尉掌管兵事,县丞掌管。郡守和县令皆有皇帝钦定。”

秦始皇听了,十分喜悦。

尉缭看了一眼李斯说:“若如此,各地不等于一人独掌权柄?日久必生民怨,社稷不稳。”

秦始皇不以为然,说:“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复立国,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岂不难哉!

经过一番议论,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废除分封制,实行郡县制,皇帝之下设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丞相承受皇帝之命,是辅助皇帝掌管天下行政的官;太尉掌管军事的最高官吏;御史大夫主要管理记事,其地位相当于副丞相,主要职责是管理图籍、奏章,监察文武百官。御史大夫下设御史中丞,掌管图书秘籍,同时监察文武官吏;侍御史,掌管文书;监御史,中央派到地方各郡负责监督郡守的御史。三公之下设九卿:奉常、郎中令、卫尉、太仆、廷尉、典客、宗正、治粟内史、少府。奉常掌管宗庙礼仪,地位很高,属九卿之首;郎中令掌管宫殿警卫;卫尉掌管宫门警卫;太仆掌管宫廷御马和国家马政;廷尉掌管司法审判;典客掌管外交和民族事务;宗正掌管皇族、宗室事务;治粟内史掌管租税钱谷和财政收支;少府掌管专供皇室需用的山海池泽之税。

尉缭听了,脸色灰了下去。

秦始皇正兴奋之中,没有注意到尉缭情绪的变化,又说:“昔日每占一地,设立一郡,也没记过数,现在看来,多有不妥之处。我算了一下,自灭韩以来,已经设立了四十八郡,四和死一个音,这个数字很不吉祥,易经上说,三为生数,六为顺数,不如改为三十六郡。”

李斯见秦始皇这样一说,立即附和说:“好。陛下圣明。”接着又问道:“郡以下怎么设置?”

秦始皇看看李斯,反问道:“你的意见呢?”

李斯忙说:“以臣下之见,郡设郡守、郡尉、监御史。郡守管理下属各县,县设县令、县尉,县令管理下属各乡。乡下设三老、游徼、啬夫。三老管理下属各亭,亭设亭长。亭长管理下属各里,里设里长。

秦始皇笑道:“可行。”

隗状、王绾、冯去疾、冯劫也跟着说:“好,这样好。”

李斯见秦始皇采纳了自己的意见,十分高兴,忙又说:“当下最要紧的是,楚国、齐国刚刚归秦,应先把这两国设郡的事定下来,以稳固这两大疆土。”

秦始皇夸赞李斯说:“廷尉所言正合朕意。”

隗状说:“那就先看在楚国疆土设什么郡?”

秦始皇忽然冷下脸说:“哪里还有什么楚国疆土?难道你不知道都是秦国的疆土?”

隗状红着脸,连声说:“臣下记住了。”

经过一番议论,楚地除已设的汉中郡黔中郡、南阳郡、淮阳郡、九江郡、泗水郡、会稽郡外,又设闽中郡、长沙郡、衡山郡南郡。九江郡治所在寿春。泗水郡治所在相县,领相县、蕲县、下相县、沛县、城父县、县、彭城县、留县、铚县、符离县、取虑县、僮县、广戚县等十六个县。齐地设东海郡琅琊郡胶东郡、济北郡。其他四国原设的郡也重新做了划分。

秦始皇拿着李斯递给他的郡名,看着看着,忽然大发雷霆:“淮阳之名不能再用!”

众人一听,都鸦雀无声。秦始皇高声说:“你们知道吗?淮阳这个名字是那个反贼熊启给起的,熊启就是在淮阳反秦并打败李信的,那是我秦国的耻辱之地!这个郡不能有,淮阳的名字以后也不能再用!”

秦始皇这样说,却没有说出把淮阳划成什么郡。隗状小心翼翼问:“陛下,你看划成什么郡合适?”

秦始皇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更好的名字,想到自己的君号已改为皇帝,说:“炎帝曾经在那里建都,那时候就称陈了,就叫它陈郡吧!”

隗状、王绾、尉缭、李斯齐声说:“陛下圣明!”

秦始皇发了一通火,把淮阳郡设为陈郡,他感到出了一口恶气,最后平静下来。三十六郡就此定了下来。

就在大臣们松了一口气,等他发话退朝的时候,秦始皇忽然脸一沉,看看隗状,又看看王绾,再看看李斯,忽然说:“昔日诸侯自治,天下纷争,儒家、墨家、道家、法家、阴阳家、名家、纵横家、杂家、兵家、小说家,著书讲学,互相论战,一片混乱,以后朕的旨意他们会听吗?且各国田不同亩,书不同文,尺不同量,权不同衡,行不同伦,天下如何治之?

李斯道:“陛下不必多虑,诸子百家各引一端非一日之功,暂且不说,田不同亩、书不同文之类,陛下下一道圣旨,天下统一既是。

秦始皇看看隗状和王绾,说:“书同文的事由李斯操办,统一货币、车轨、度量衡的事就由隗状和王绾来操办。”

隗状、王绾、李斯齐声应诺。

停了一会儿,秦始皇又不安地说:“六国虽然平定,但北方的匈奴这几年依然不断侵扰我边境。王翦降服了东方的吴越一带,置了会稽郡,这一带虽然稳固了,但东南一带的东瓯和闽越,南方的南越和西瓯,仍有越族占山为王,反声四起……

李斯笑道:“陛下,虎狼已定,岂惧羔羊乎?来日再议良策不迟。”

秦始皇摇摇头说:“匈奴人战马优良,骑士矫健,盔甲坚固,兵器锋利。又居无定所,是朕的一大心病……

李斯宽慰说:“待社稷稳固,调精兵良将痛击就是。”

秦始皇又说:“社稷稳固,也要有统一的律法。可是,由于各国律法不同,何以治四方?也需要重新制定。”

李斯再次笑道:“陛下,天下刚刚平定,哪能一日即可就绪?”

秦始皇正色说:“这一应事宜,朕就交给你了。”

李斯也正色说:“臣记下了。”

大臣们以为今天议事已经不少,应该退朝了,没想秦始皇忽然又说:“既然六国归秦了,日后,这些地方我都要去巡视巡视,不然,朕连去过就没有,怎么能算归我大秦呢?”

隗状、王绾笑道:“陛下,这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吗?”

秦始皇没有笑,说:“没有那么简单。二十四年我去淮阳的时候,经新郑等地才知道,路道宽窄不一,车不同轨,一路好难走,朕的屁股就给颠簸疼了。”

李斯笑道:“陛下下一道圣旨,以后通往各地要地的路道皆修供陛下巡视的驰道就是。”

以后又一连数日,秦始皇依然议事不停。

尉缭见始皇意气盈满,纷更不休,私下向众臣叹息说:秦虽得天下,而元气衰矣!其能永乎?

尉缭说了这话,当夜与弟子王敖偷偷地离开了咸阳,不知所往。

第二天上朝秦始皇不见尉缭,忙问群臣:“尉缭为何没来?”

群臣说:“听说他夜里偷偷地走了。”

秦始皇大吃一惊:朕怎么能没有这样的重臣?忙问:“尉缭弃朕而去,为何也?

群臣议论纷纷,有的说不知道,有的说:尉缭佐陛下定四海,功最大,可能是祈望如周之周公,裂土分封,或得以封侯。今陛下尊号已定,论功之典不行,彼失意,是以去耳。

秦始皇听了后悔不已:是啊,那么多有功之人我都封侯授爵,怎么就忘了尉缭?想到他曾经多次离去而被追回,根据他的所为和个性,这次一定再也追不回了,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

以后数日,秦始皇怏怏不快,王翦、蒙武一回到咸阳就隐退,今尉缭又不辞而别,思前想后,不由十分痛心。

秦始皇虽然因尉缭的离去而伤感了数日,毕竟他完成了统一大业,确立了尊号,定下了安国大计,很快就把尉缭之事抛在了脑后。为庆贺统一六国和自己始称皇帝,传下旨意,要在王宫举行十日乐舞演艺,以示庆典。他把李斯召到宫中说:“朕喜欢乐舞。过去各国君王喜欢的乐舞朕都要观赏,他们享受过的,朕都要享受,没有享受过的,朕也要享受。这个事你来操办最为合适。”

李斯遵旨说:“不日即可把各国经典乐舞带到陛下跟前。”

秦始皇高兴地说:“你先跟朕说说,各国最著名的乐舞都是什么?”

 李斯说:“先说齐国吧,最著名的当属吹竽,其民无不吹竽,还喜欢鼓瑟、弹琴。想当年齐宣王特别喜爱,使人吹竽,必三百人。”

秦始皇很是惊奇:“三百人吹竽,场面好大啊。”忍不住又问:“齐国还有什么?”

 李斯说:“韶乐。

秦始皇神情关注地等着李斯的下言。

李斯说:“韶乐也称舜乐,为上古舜帝之乐,是一种集诗、乐、舞为一体的乐舞。夏、商、周三代帝王均把《韶》作为国之大典用乐。周武王定天下,封赏功臣,姜太公以首功封营丘建齐国,《韶》传入齐。《韶》入齐后,吸收当地乐舞之艺,又有所丰富、演变,更为优美。鲁昭公二十五年孔子入齐,在高昭子家中观赏《韶》后,赞叹说:学之,三月不知肉味。”

秦始皇听了,喜形于色:“这个,朕一定要好好观赏!”

李斯接着说:“楚国最著名的曲目当属《高山流水》。”

秦始皇说:“这个曲目朕很早就听说过,只是没得机会听到过,有什么故事尚且不知。”

李斯忙介绍说:楚国大臣俞伯牙极善鼓琴。一次,伯牙乘船沿江而下,途经汉阳江面,突遇狂风暴雨,停舟龟山脚下。不一会儿雨过天晴,他心旷神怡,于是鼓琴咏志。抚琴一小段弦即断,便知有人窃听。随请听者出来。此人即龟山上的樵夫钟子期。伯牙调好琴,沉思片刻,鼓琴一首,志在高山。子期赞道:美哉!巍巍乎志在高山。伯牙又鼓琴一首,意在流水。子期又赞道:美哉!荡荡乎意在流水。伯牙大喜,得遇知音,拜交为挚友:相识满天下,知音能几人?约来年再会。第二年,伯牙如约来会子期时,子期却已不幸病故。伯牙悲痛万分,惊叹道: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但见一丘土,惨然伤我心。子期子期兮,你我千金意,此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死!伯牙鼓琴于子期墓前,曲终,因无知音,顿感曲艺无意,便扯断了琴弦,摔碎了琴身,发誓今后永不鼓琴。并悼:摔破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再为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由此,高山流水遇知音成为佳话。

秦始皇听了眼潮潮的,感慨地说:“难得难得啊。”说罢,看了李斯一眼说:“你也是朕的知音啊!”

李斯听了,激动万分,说:“陛下如此垂爱臣下,臣下当毕生效力为是也。”

秦始皇又问:“燕国有什么曲目?”

李斯见秦始皇如此高兴,说:“燕国最著名的当属击筑。

击筑?”秦始皇第一次听说,很新鲜。

李斯叹口气说:“筑是一种弦乐器,形似琴,有十三弦,弦下有柱。演奏时左手按弦的一端,右手执竹尺击弦发音。只是那善击筑的人陛下不一定喜欢。

秦始皇斥他多疑,问:“何出此言?”

李斯说:“此人叫高渐离,气质忧郁高雅,既是琴师,又是墨家第二高手,其武功仅次于墨家巨子燕太子丹,是墨家五首领之首,被墨家众人称作‘小高’。其击筑曲目《阳春》与雪女的箫声《白雪》合称《阳春白雪》,《 阳春》取万物知春、和风淡荡之意;《白雪》取凛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在燕国堪称一绝。但是……”

秦始皇正听得津津有味,李斯忽然打住了。秦始皇一愣,问:“怎么不说了?”

李斯后悔自己不该说那么多。不往下说不行,如实说了他会高兴吗?因为高渐离与旷修是神交知己旷修原是秦国著名乐师,是一个醉心于音乐,性格爽直而不谙事故的人。他的琴艺超凡绝伦,是《高山流水》曲谱在这世上的唯一传人。因为协助秦国叛将逃离国境而获罪,与荆轲为至交。荆轲入秦谋刺,他送行至易水。他击筑,荆轲和着音乐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头也不回地走了,极其悲壮。李斯见秦始皇如此追问,不得不说。李斯讲完,又打消了让高渐离赴秦击筑的想法,补充说:

如今高渐离隐名埋姓给人做酒保,恐一时难以找到。”

李斯没想秦始皇听了,不仅没有因为高渐离与旷修、荆轲为知己而拒绝,反而激动地击案说:“善击筑,又勇武敢为,我喜欢这样的人,一定要把他给朕找来,让他击筑。”

李斯满口答应。

秦始皇直到李斯把各国经典曲目讲完,对所选曲目都非常满意,这才放下心来。于是对李斯说:“如此庆典,天下第一,朕急于观赏,想大饱耳目之福。”

李斯底气十足地说:“陛下放心就是。”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